其中数丫头为最爱

穿花寻路。🌸

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

傍晚的风在大街上肆意吹,大火愈烧愈旺,他那早描好了的脸上的油妆粉彩被高温烧灼尽是一道道裂纹,衬得他原本苍白的脸愈发苍白。

戏班子被身穿军绿衣服胳膊上别一红袖章的一群人押上街,他们扯着段小楼的耳朵逼问他爱不爱菊仙,菊仙慌了抬起眼看向他,她只听到“不爱!我要和她划清界限!”,她怔愣此时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生生撕开接着破碎。大火中一件戏服被烧的焦黑,风中灰烬扬起然后又散下。

她穿上了之前险些被烧掉的她的所谓“四。  旧”的大红喜服,三尺白绫,了结性命,凳子上放着她的绣花鞋,桌子上几只红烛发着不算太耀眼的光,她走了,什么也没留下。

她曾经是花满楼的头牌自己赎了身跟了段小楼。
她被程蝶衣骂作  婊 子他说所有事情都是因她而起她是祸害。

只有她自己知道。她是真的爱小楼。她本不喜蝶衣因为他和他不清楚的关系。她也知道蝶衣不喜她因为她破灭了他的理想。
全都是因为一个段小楼。可是为救小楼她愿意去求他,低到泥里去乞求他。他吸鸦片烟瘾发作之后浑身发冷,她用所有的衣被裹住他拍着他的背安慰他。他唱不了戏被小四作弄,她怕他难过给他披上外套。而他“多谢菊仙小姐”冷冷的一句话接着丢了肩上的外套走人。他的剑被扔进火里,她不顾一切冲上去拾起他的剑。最后一次见面。她把剑还给他。她一步三回首,最后一次回头嘴角微弯似有笑意眼波流动似有晶莹。总要结束了。

院子里处处被贴上了“牛。 鬼 蛇 神”的大白布条,小楼一声嘶喊“菊仙”,她是真的走了。蝶衣奔来,被小楼扯出屋子,接着两人厮打。

最后的镜头,十一年后的两人,空无一人的戏场,最后一出霸王别姬。蝶衣拔剑自杀。
你是真虞姬,他是假霸王。

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。”
从一开始就是错的。






前几天班上晚自习一直在放《霸王别姬》,的确是经典,现在难以再有。印象最深的却是菊仙,那股子劲还有流转的眼波动人让人不忘,她的存在她的抗争她的爱她的一切或许都注定了是一个悲剧。让人扼腕。
同样让人叹息的还有蝶衣,不疯魔不成活,就像小楼说他是一个戏疯子,就这样,他不属于任何一个时代,他只属于自己的京戏。他活在戏里,可戏终竟不是真的。

评论

热度(6)